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的初恋在阳光下蒸发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25 来源:桓仁在线
内容提示:妈妈愿意我去从商,可是我不行,她尽心尽力帮我安排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作用,我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这样的人怎么能做生意呢。尽管我有些不情愿,可是我还是去了,哪个男孩子小时候没有参军的梦想。可是,即使这样,我们也过来了,日子过得简单又快乐。可是我一点也听不进去,我是一个凭感觉生活的人。

总有一些什么

会留下来吧

留下来做一件不灭的印记

好让好让那些

不相识的人也能知道

我曾经怎样深深地爱过你--

采访时间:2001年5月16日上午10点

采访地点:体院北附近某网吧。

受访人资料:薛立同,男,30岁,已婚。厌倦一成不变的生活,喜欢所有好玩的东西,当过兵、学过摄影、美发和吉他,酷爱音乐,相信爱情,现在某歌厅做摇滚歌手。

自己

怎么说呢?还是从我家先说起吧。你可能想不到我出生在一个极为正统的家庭里。妈妈是一个大厂的厂长,思想要求进步。而我不是,我爱玩儿,爱结交朋友,爱聊天,爱胡思乱想,用妈妈的话说,我是一个不务正业和不切实际的孩子,换言之,她很着急,她担心像我这样的人每天晃来晃去,不要求上进又没有一技之长今后该怎么办?妈妈愿意我去从商,可是我不行,她尽心尽力帮我安排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作用,我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这样的人怎么能做生意呢?

后来,大概是17岁吧,妈妈看我实在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就送我去当兵。尽管我有些不情愿,可是我还是去了,哪个男孩子小时候没有参军的梦想?

军营里的一切直到现在我也很怀念,我总觉得那里有一些外界所没有的东西,挺本真的,就像听一首老狼的歌。我开始到部队的时候在唐山,那儿的条件艰苦极了,夏天在外面看电视的时候,每个人身上都裹着一条厚厚的棉被,为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不出5分钟你的身上就能密密麻麻盖上一层蚊子。可是,即使这样,我们也过来了,日子过得简单又快乐。半年以后,我调回了杨村,也就是在那儿,认识了卫灵。

卫灵

和卫灵最初的相识我不排除其中有一些好玩的成分。那天在回营的路上我们无意间遇上了,我看着走在我前面的这个小女兵一猜就是我们部队的。她看上去特别显小,迈着小碎步走得特别好看。我在后面跟着她,只看她进了离我们营不远的一排营房,原来我们离得还挺近的。回去以后,我心里莫名的有些兴奋,连着两天的时间,总是无缘无故地想起她。于是,我就去找她,我和她们营的人一形容她的样子,人家就告诉我:“你说的是卫灵吧。”就这样,我知道了她的名字。

谁知那天她就是不出来见我,我前后找了她不下50次愣是一次也没见着。为这事,我心里挺别扭的,就把原因和部队里一个对我特别好的老大哥说了,老大哥听完就数落了我一顿,让我别没事找事。可是我一点也听不进去,我是一个凭感觉生活的人。

打架

过了没多久,我们一大群人参加了一个女孩的生日聚会,这个女孩叫李小丹,恰恰和卫灵是一块儿的。大家说好今天谁也不许提不开心的事儿,可是我喝了好多的酒,就把卫灵的事儿给说了。这时,其中一个人就把我叫到了外面,上来就给我一个耳光,然后又有一个人出来为我抱不平,两个人就在外面的空地上打了起来,情况顿时乱作一团。不知为什么,我哭了,李小丹走过来对我说:“想不到你对卫灵这么痴情,这样吧,我答应你,明天想法让你见到卫灵。”

转天酒醒了,我去找卫灵,还是没见到她,不过却托李小丹给我捎过来一个条儿,说她今天有事,明天晚上可以见我。我实在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可能是因为太高兴了,一直以为不可能的事儿一下子真在眼前了,反而不知所措了。第二天晚饭后,我早早过去找她,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个样子,我有些发懵,有点儿语无伦次,好像说了一些我找你并无恶意,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之类的话,就跑了。

我们

从那以后,每次我回家的时候,总是想着给她捎些小礼物、小食品什么的,她家在外地,我们的津贴又少得可怜,一个女孩子,用钱的地方总该比我多。那时候我们常去杨村附近的一个飞机场,走路不过20分钟就到了。那里很安静,没有什么人,开始时卫灵很害怕,可是到了后来她不害怕我又开始害怕了。以前不怕是因为只想着能和她在一起,而当和卫灵亲近成为一种顺理成章的事情以后,我开始左右张望胡思乱想。往回走的路上,我问卫灵,为什么以前害怕现在胆子这么大?她说你以为我怕什么?我只是怕你。

真的,你要问我们是怎么好上的,我也说不出来。好像谁也没有挑明,又谁都明白。日子开始变得有意思了,每一天都是新的。

1991年底,我得到了复员的消息,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卫灵。结果那天找了她十几次,她就是不出来见我,当时我那个气呀,头都要炸了,只差没撞墙了。我记得以前我们特别好的时候卫灵就说过,她说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当时我就问她为什么,我说什么门第、年龄、学识之类的东西全是鬼话,我只知道我喜欢你,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也不会丢下你不管,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每次提起这些的时候,我们就吵,总是弄得不欢而散。于是我去找李小丹帮忙,第二天我终于见到了卫灵,我大声质问她为什么不想见我?如果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可以直说;如果是我们之间出现了什么障碍,我可以等……卫灵哭了,搞得我心里也难受极了,我告诉她如果今后有谁欺负她一定要告诉我,然后,我就紧紧地抱住了她。

丢了

复员以后,我找到了一份正式的工作,每天给她打电话或写信,有时还会去杨村找她,就这么过了一年。后来我在外面唱歌,有两个多月一直在外面演出,回到天津以后就去部队找她,谁知一打听,她已经复员了。当时我一听就懵了,脑子里乱作一团,不管她去哪?也得通知我一声呀!这叫我到哪儿去找她?回来以后,我变得暴躁而烦闷,心里总是有一股无名火往外蹿,找不到她,我就喝酒混日子,还打架,并因此丢了工作。

半年以后,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卫灵打来的,她带给我一个消息,一个足以让我死而复生的消息,她说她现在就在天津,在一家部队医院上学。这句话真的就像兴奋剂一样,把我整个人都点活了,恨不能立刻飞过去找她,可是那天太晚了,她所在的部队纪律严明,我根本就进不去。所以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医院找她,她出来了,还是以前的样子,令我心醉。她看到我好像有些吃惊,也许是我没有穿军装的缘故,她说都有些认不出我了,说我“酷”,问我这一身丁零当啷地挂的都是什么?我笑了,我告诉她我现在在外面唱摇滚,我喜欢这样的装扮。就这样,我们重逢了,我每天收工后就去看她,给她讲笑话,又找到了原来的那种感觉。

说起来你也许会不信,一年以后,我去外地演出了一个月,回来以后,她又不见了。她们医院的人说卫灵毕业了,具体去哪儿她们也不知道……我就感到我的心一下子又塌下去了,塌到了最底处,就像小说里写的一个饱受苦难的人终于得见天日,可是一转眼才知道那不过是一场梦,那种心情,能让人崩溃、甚至比以前还要绝望和凄凉。我不死心,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就这么消失了。于是我去找她,到她家去找她,谁知赶到那儿的时候,连她家都找不到了,她们家原来住的地方拆迁了,正在原地拔起一座新的大厦。卫灵就这么彻底从我生活里消失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

有些东西人是一辈子也磨灭不了的,比如你爱过的一个人。直到现在想起卫灵我的胸口都是疼的,我才发现我并不真正了解她。我这么真心真意地对待一个人,她却悄无声息地从我眼前溜走了,带着一脸的纯洁和无辜。后来我在歌厅唱歌,有一次唱黄品源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竟然把自己唱哭了,在台上根本唱不下去了,可是那天晚上却得到最多的一次小费,连观众都被打动了。那天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音乐一响起,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他们都说电影里的爱情是假的,现实生活中是没有的,可是我就是抑制不住自己。

这几天我总是连续做一个梦。梦到我回部队去找卫灵,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甚至连她们营都不见了。醒来之后,凄凉彻骨,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抓得住的……

前几天和朋友到北京去,在地下通道里看到一个唱歌的男孩,唱的是黑豹的《靠近我》,说实话,他唱的并不怎么好,可是我还是给了他10元钱,我觉得他给我的感觉并不比那些大腕们差多少,我看重的,是对音乐的尊重。你要问我为什么现在还要找她,我也不知道,但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还没有完,好像一个没有结尾的乐章。我想知道她现在在哪,过得好不好?这是我们之间最后的东西,如果完结的话,也是我最后的心愿。阿莱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不存在的流星雨和爱情

    那一年夏天,传说将会有流星雨。晚上,你拉我出来,我们在学校操场上坐定。当时也有很多人跟我们一样,在等着流星雨的到来。十二点,操场上站满了人。…[查看全文]

  • 再见初恋情人

    我绝没有想过我会在六年之后,遇到六年前的初恋情人老简,并且是在学院里,因此我再遇到老简这件事就显得比较“寸”。他喊了我一声,我在应声回头的时候看见的却是老简。老简穿着一件紫色的圆领短袖T恤,土色的...…[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