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资讯动态 > 新闻动态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性”教育:中国“最难的”一门课程

正文字体:  
日期:2006-2-25 来源:北京周报
内容提示:性教育在中国一直是一个令人难以启齿的敏感话题,如何将“性”告诉孩子,使家长和老师们最为尴尬和头痛。” “孩子自己说是上网吧看‘毛片’(色情片)后想模仿。”曾文的父亲一直在叹气:“昨天晚上我和他妈妈商量到很晚,觉得以后应该在青春期教育上多引导孩子。” 中国有着数量庞大的青春期人口。

性教育在中国一直是一个令人难以启齿的敏感话题,如何将“性”告诉孩子,使家长和老师们最为尴尬和头痛。

2005年12月25日,年仅13岁的男孩曾文(化名)闯入一户居民家企图非礼25岁的女主人,幸好听到女主人呼救的保安及时制止了他的行为。

“我是个学生,你们饶了我吧!”正处在变声期的男孩在北京市交道口派出所里号啕大哭,“阿姨,今天我所做的一切对不起你,我希望阿姨谅解我,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孩子自己说是上网吧看‘毛片’(色情片)后想模仿。”曾文的父亲一直在叹气:“昨天晚上我和他妈妈商量到很晚,觉得以后应该在青春期教育上多引导孩子。”

中国有着数量庞大的青春期人口。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在内分泌调节下,身心发生着巨大变化。面对生殖器官的迅速发育、第二性征的相继出现以及各种性心理变化,越来越多的青少年表现出焦虑和烦恼,他们渴望及时得到相关问题的解答、指导和帮助。

20世纪80年代以前,中国尚处于性封闭的时代,青少年很难接受到正式、系统的性教育,处于性知识贫乏,性教育观念陈旧的状态。改革开放以后(1978年),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信息的大量涌入,人们的观念也逐步发生了变化。20多年来,在政府的支持下,青春期性教育作为生理卫生课的一部分悄悄地走入了学校课堂。

2002年1月,中国第一部关于青春期“性教育”的系列教材伴随着社会舆论的关注和争议正式出版,教材针对初中、高中、大学等不同年龄段青春期青少年,涉及青春期性发育、性心理特点和障碍、性保健和自我保护、性伦理学、婚恋期性教育、性生活避孕、性功能障碍、常见性传播疾病的预防及艾滋病的预防等多个方面。此套教材的出版意味着“性教育”在学校开始走向制度化,“性教材”公开摆上了学生的课桌。

然而,青少年性教育在教育体系中依然被限制在一个较低的层面上,加上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的差异,导致地区之间、城乡之间性教育发展的不平衡。在一些年龄较大,文化层次较低的人的观念中,性话题还是一个禁区。随着近年来婚前性行为的增多、性病和艾滋病的低龄化趋势、少女怀孕的增加等问题的出现,青少年性教育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性知识从何而来

20多年来,在政府的支持下,青春期性教育作为生理卫生课的一部分悄悄地走入了学校课堂。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老师在青春期性教育第一课上,引导羞涩的学生写出进入青春期男性女性生理和心理的变化。王呈选摄

中国性心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性学会秘书长许毅说,相较于三十年前,当代青少年的性知识可以说是既丰富又贫乏。他们的性知识来源途径十分复杂,例如色情刊物、电视、互联网、光碟或是某些画报,中学生的性知识80%来源于此,他们在生理知识方面没有太大的问题。但这些信息造成了他们所接受的性知识不够科学化、精确化,尤其缺乏性心理学、伦理学方面的知识。

“我真的只是好奇。”在北京读高中的李翔鹏对记者说道。当记者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北京市中关村海龙大厦附近与一位兜售光盘的中年妇女交谈。

“她说有毛片,8元一张。”李翔鹏坦然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有好多同学都看过,这在学校不算什么秘密了,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

他告诉记者,除去平时浏览色情网站以外,最大的性知识来源就是那些经常看毛片的同学。“他们都很懂。”李翔鹏说,“在学校里也经常谈论这些,所以我也忍不住想看看了。”

“以感官刺激为主的,甚至有诱导犯罪作用、粗俗的性知识通过多种渠道向青少年传播,使他们的心身在成长的关键期受到有害影响。”湖南省计生委副主任詹鸣对此深表担忧。

事实上,从这些渠道得到的信息不仅是不完整的,很多还是扭曲的,许多青少年即使接触过色情片,黄色网站,但是对于真正的性知识,依然处于懵懵懂懂之中。上海市计生部门的有关人员则指出,从非正常渠道得来的有关性知识,许多都是错误的,比如性疾病的传播、性疾病的治疗等。

由此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因为缺乏相关的性知识,过早的性行为导致未成年少女怀孕的数量逐年提高。据设立在合肥现代女子医院的安徽省首家少女妊娠救助站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04年10月意外妊娠的女性中未满18岁的还在18%左右,而2005年下半年这个比例则提升到了40%。有的少女有过多次流产的经历,一位16岁的女孩在两年内居然4次怀孕,做了3次人流,1次引产。

家庭应成为性教育的第一课堂

中国有着数量庞大的青春期人口。学生们正在阅读关于青春期心理、生理健康问题的图书。李紫恒摄

谈到性教育,很多人认为学校应成为让当代青少年接受性教育的课堂,学校应开设系统的性教育课程。然而中国社会调查所的一项调查数据表明,近9成接受调查的学生表示遇到有关“性”的问题时愿意向父母求解,他们认为性教育的主要责任应该在家庭,希望从父母那里获得有关“性”的知识。除了满足好奇心的理由外,7成以上的学生认为接受性教育是青少年的权利。

然而,使家庭成为性教育第一课堂却并非易事。北京市妇联曾对东城、海淀等5个城区的1500个家庭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有74%的家长回避和孩子谈性,而其中又以母亲的比例居多,占到70.2%。而家长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方法存在很大问题:近四分之三的家长没有意识到应当适时对孩子进行这方面的教育,当孩子问及父母有关性的问题时,有50%的家长告诉孩子长大以后就知道了,能够给孩子进行比较深入讲解的只占3%。

在北京借读的高三男生孙杉说:“父母没有教我什么,从来就没有过。我上初一的时候,家里装了电话,我有自己的一个电话本。我妈曾经看过,看到几个女生的电话,就和我说,不许想别的,好好学习。从那么早的时候就开始阻止你,从你稍微有些想法时就阻止你,你已经就不能向前走了。但是生理变化明摆着呢,又必然会发展下去。正常的路被堵死了,就有可能会往歪了走。”孙杉坦言,从初一到高一,他直接获取性知识的渠道只有毛片。

家长传统的性观念不仅使他们羞于谈性,而且也无从谈起。中国人民大学人口研究所苏萍教授说,三种有关性教育的观念是要摒弃的,一是无师自通论,认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无需再学有关的性知识;二是封闭保守论,认为孩子小,还是不谈性为好;三是不要唤醒论。苏教授说,正是由于性教育滞后,才发生了一些无知愚昧的悲剧。还有许多家长认为对青少年进行性教育的责任在学校,应该在由老师去讲。他们认为自己不是性教育专家,很难掌握性教育的尺度,而且有许多的不方便,难以启齿。

2005年11月22日,国际著名性学专家雪儿·海蒂在北京大学医学部举办的讲座上谈到,一家人完全可以坐在一起谈论关于性的内容。比如女孩子第一次来月经时,便是父母对子女进行性教育的很好时机。

她说,在美国有这样的情况,如果孩子有关于性方面的问题,父母常会把一本书递给他看,书上能把很多性的知识告诉孩子。海蒂表示,她并不赞同这种做法。她认为这是结束对话的一种方式,以后孩子遇到类似的问题就不敢再问父母,久而久之,孩子肯定会出现问题。解决的办法是父母能够更自由、自然地和孩子谈论性方面的事情。其实,父母在孩子面前亲热也是简单直接进行性教育的办法,但有个重要的前提:父母一定要坦然地表现自己。

学校性教育遭遇困境?

“在我们学校,虽然有健康教育课,但是一直不受学校重视。”李翔鹏说,“只要一讲到性心理、性生理知识的章节,老师就让我们自习,而且其他课程的老师还经常占用健康教育的时间来补课。健康教育课上,老师教的我们都知道,而我们想知道的老师都不教,真是很无奈。”

《北京青年报》2005年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有半数初中生对当前的学校青春期性教育表示不满意,认为“当前学校性教育太保守”。有41.8%的初中生认为“学校里讲授性知识应该跟讲授语文和数学一样重要”。

现阶段中国大部分学校开展性教育的程度、能力和水平受到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的制约,教育体系现行的性教育还停留在生理常识、生殖解剖的阶段,远远不能适应复杂现实的需要。而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学校,在性教育这方面依然处于空白阶段。

“师资缺乏是第一大难题。”兰州市第九中学政教处主任魏海燕无奈地说:“现在学校的健康课老师还是由原来校医院的医生担任,虽然经验很丰富,讲课也很生动,但与性教育的专业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

“有些从事性教育的人只懂得性生理学,其他方面涉足不深,对性也没有正确的认识,有些老师一边在给学生讲性教育课,一边主张对未成年人实行性禁锢。”甘肃省艾滋病性病预防咨询站主任庄严则表示,“这方面的师资在全国范围内都比较缺乏,而相关人才的培养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中国妇女报云南记者站站长梁苹,从2003年年底,开始参与云南生育健康研究会培慧小组在云南石屏县龙棚乡的4所小学的性教育培训项目。梁苹说:“其实农村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一样,都希望从课堂上学习性知识。但是在农村,性教育不仅缺乏而且极具挑战性,对农村孩子谈性的难点来自于老师内心的障碍。”

培训项目一开始就遇上了来自当地学校老师的阻力。老师们强调,小学没有性教育的教学任务,如果在小学开这样的课,家长甚至整个地区都会责难他们,以往就发生过老师给学生上性知识课后被叫成“黄色老师”的事情。课程中每当出现与“性”有关的内容时,老师们采取的办法都是让学生自己看,从不在课堂上讲。

经过努力,20多名老师接受了首期培训。但是当培训进入到与性有关的内容后,课程中反复出现了性器官的名称。虽然培训者一直试图活跃气氛,但从老师们目不斜视、正襟危坐的姿态中仍然可以看出他们的尴尬和被动。一名小学女教导主任,上了第一堂课之后表示再也不参加这个培训班。

“只有消除了教师的心理障碍,再选择适当的教育方式,性健康知识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